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蛰你

看题目就知道啥(x)

无敌短,无敌腻歪,无敌傻白甜,有一点点性暗示。ooc注意。

剁手了,我应该在写论文,而不是在记录这两人的腻歪日常

+++++++++

  诸葛青撩人手段一流,他不自称撩妹国手,但心里早已把这称呼冠到自己的脑袋上了,只不过在别人推崇他一句的时候会客气地推辞两下,说上几句哪里哪里,谬赞谬赞。

  反正每次王也看着这人跟爱情专家一样给人答疑解惑的时候,表面上端得谦虚,又弯了几个角度的眼睛却不经意地把心里的得意劲漏出来了。王也不说穿,他就搭着个脑袋,一边打哈欠一边看着他长篇大论,手里的水杯颠来倒去,偶尔开了盖子,伸过去给人喝空的杯子里又倒满一蛊。心里一半在想啥时候能唠完,一半在根据诸葛青说得条条框框回忆相处的细节。

  哎,往前推个几百个日子,发现诸葛青也算说得有理有据,一点不虚,当真的是倾囊相授,把用在自己身上的招式挑了几个适合谈话对象的教了出去。找诸葛青请教的多半是些姑娘,也有汉子,各个级别皆不一样。诸葛青是个十分懂得有教无类的好导师,所以他把他那本《武侯八十撩》拆成了一个上中下,逐步递进,有选择的教给学生们。但按照王也的观察,目前还没有人能够学到最高级。

  应该说诸葛青还没舍得把最精髓的绝学部分教出去。

  王也有时候会跟他谈起这件事,诸葛青便笑他,解释着哪有师傅会把全部的拿手绝活都教出去的,到时候徒弟有饭吃,师傅饿肚子了。王也不信这人的胡话,他的观念里这谈恋爱靠得是心意,哪是什么撩妹手法,心意没通,撩再多再厉害也是个没有善终的尬撩。

  诸葛青不理他这个论断,嫌他没情趣,自成一个逻辑体系地呛王也,谁说只有在追人的时候才撩,难道追上了就不用撩了?撩人是不分时段的万金油,是调剂感情的居家必备之物。

  他说的头头是道,王也的口才比不上这个铁齿铜牙诸葛青,便闭了嘴随他去。但诸葛青却不放过他了,笑眯眯地问了一嘴,你不是不屑我这《武侯八十撩》的,怎么就知道我的绝学没教出去?

  王也看他,想了一会儿,特别笃定地回嘴:“你撩我用的那些都没见着你跟其他人说。”

  “您可真有自信!”

  王也撅了撅嘴,刚想回一句这盲目的自信还不是你给的吗,就见人拿了根唇膏往嘴上抹了两下:“咋,嘴巴又裂了?过来我看看,哎,我说你也是,别只顾着说不喝水啊。”

  诸葛青特别听话地过来了,笑眯眯地走过来,准确来说是把脸凑了过来,把嘴凑到了王也的嘴上。

  唇膏很润,碰上去的感觉又香又软又滑。不是舌吻,就是诸葛青嘟着嘴轻轻地碰了一下,然后便离开了。

  “蛰你!”

  王也有点懵,知道这是这人的新撩法,但没懂里面的梗,特别没眼见的问了句:“啥?”

  “你舔舔。”

  王也凑上去舔了一下诸葛青的嘴。

  “……舔你自己的嘴。”

  “哦!嗨,反正没差。”

  王也又舔了一口,诸葛青嘴上的水光全成了他的口水反光了,这人还在意犹未尽,砸巴了两下味道,才反应过来,说:“蜂蜜?”

  “嗯啊。”

  “装小蜜蜂啊!”王也懂了,他搂过诸葛青,抬手帮他重新涂上蜂蜜味道的唇膏,一边说,“装什么蜜蜂啊,别装蜜蜂。蜜蜂蜇完人没过多久就会死的,不吉利。你应该装蝎子,蝎子蛰了人没事。”

  “蝎子会毒死人呀。”

  “怕啥,而且我早就中了你下的毒。”王也想了想,又着重添上一句,“名为爱情的毒。”

  诸葛青噫了一声,骂道:“太恶心了,实力劝退,我都不乐意说你是我男朋友了。”

  王也白他一眼,腹诽一句嫌恶心你脸红什么,却见这人忽然抓住自己的手,把唇膏扭下来放到桌上,又凑上来吻他的嘴,把一嘴的甜蜂蜜渡到他的嘴里。王也跟着伸进来的舌头吃着,仰着头吃得不尽兴,就把诸葛青拉下来吮,吮了没一会儿就见诸葛青挪开了嘴。

  一双漂亮的眼睛睁开了,含着晦涩暧昧的光看着他。

  “青?”

  王也叫了一声。

  诸葛青没回应,却把嘴巴放到王也的鼻子上,舌尖勾了一下挺立的鼻尖。

  这次轮到王也的脸红了,压着嗓音叫囔:“干嘛呢,大白天的!”

  “只蛰嘴不够啊。”

  诸葛青装着无辜,王也捂住了脸,两只眼睛从指缝里望着面前的人,手掌心磨着自己的大鼻子。

  过了很长一会儿,他才叹出一口气,把诸葛青拉出客厅,拉进卧室,压上这个人的时候先警告了他一句。

  “这招可给我压箱底了!”

  “哎,吃饭的绝学耶,当然不外传。”

  诸葛青哼哼唧唧地笑着。

  “再说了,就只有你这个心甘情愿被我毒死的大鼻子给我蛰。”

FIN

评论(28)
热度(1521)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