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守株待兔(04)

凑个五,明天再放结局。老青给老王弄的打扮就是川老师画的 这套 

提醒:老王是个深柜天然弯

++++++

  诸葛青的眯缝眼不是天生的,看诸葛白和诸葛观升萌就知道武侯家就算不是个大眼灯,那一对眼睛也绝对是炯炯有神的正常人大小。何况小时候诸葛青也是个武侯派远近闻名的精品大眼灯,比现在的诸葛白还要清透,还要圆亮。望一望,能把上至中年妇女,下至幼年女孩的眼和心全给夺走。因为这双眼睛太会说话,配上一张甜言蜜语的嘴,能不成为同年男生的阶级公敌都难。

  

  后来这双眼睛眯上了,像他的父亲一样成了个眯眯眼。向外解释是算得多了,把一双眼睛给累得。这说法自然是真里掺假,累是真的,但是哪家的诸葛小孩不是常年算卦?只是诸葛青觉得自己这双大眼睛太透亮了,好歹也是一对心灵窗户,过于透明让人轻而易举的从外面看进去发现里面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他想了想,顺着闭目养神的借口就闭上了。

  

  再加上自己大学里学的表演技巧,让人看不真切猜不明了,自然成了对于诸葛青来说小菜一碟的事。

  

  可是面对王也,却成了一件难事。

  

  这人太奇怪了,口口声声说着什么和自己做朋友没有秘密,刚听到这句时的诸葛青还带着点扳回一局的得意,结果转眼就发现这句话应用范围不单单是他。好在还有一双眯起来的眼睛替他保留点小心思,让这个明察秋毫的王也没法完全猜透他的。

  

  本来是这样想的,上北京来,到碧游村去,都是藏着掖着不想让王也知道的。可犹犹豫豫之间,总又忍不住对他睁开一点眼睛,跟躲在箱子里捉弄饲主的猫,即希望王也能从为他开出来的一条空隙里抓住他,但如果当被真的注意到了,又闭上了眼缩进了箱子里。

  

  王也怎么就是一点儿也不说呢?怎么就这么能憋呢?诸葛青全然想不通。他能注意到王也一直注视着自己,这避世过久的道士看得太明显,完全不知道稍微收敛点,直来直去的,灼得他一句真话吞下半句,得再用玩笑话拼上才敢开口。这种眼神太熟悉,熟悉得诸葛青都嘀咕琢磨起真假,直到王也一口愧疚说出声诸葛青才放下了心:原来只是个愧意作祟。

  

  居然只是个愧意作祟。

  

  诸葛青这个人很贪心,他不要一点掺了杂质的东西,哪怕获得纯的东西会难于上青天,他也要上去一次才算完。

  

  他暗示过,只是暗示的太生硬,也太隐秘,好不容易说上一句喜欢偏要带上友谊的意味。再说一句真情实意的喜欢,当着的却不是真人,畏畏缩缩到这种地步也难怪不得女孩F恨铁不成钢的嫌弃。

  

  当诸葛青从哪都通大楼的窗户望见站在门口徘徊的王也时,心刚咯噔叫了一声,站在后面的傅蓉就拿手肘狠狠戳了一下自己的腰子。她眯起眼,指着王也,咳了一声,捏着小学生朗诵诗歌的做作腔调:“我喜欢他不假,但哪怕硬挺着,我也想以对等的身姿和他站在一起——”

  

  诸葛青怕了,诸葛青服了,他猛捂住傅蓉的嘴,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的:“大小姐,知道这是哪么?不是碧游村里的小溪边,你留给我点面子行不行?”

  

  傅蓉眨着眼,拿下诸葛青的爪子,娇羞一笑:“我觉着你喜欢王也这点破事经过从宽凳的直播,全哪都通的人都知道了。就不要害羞了,小蓝孩!”

  

  这句话才刚落下,哪都通的某位负责看监控器的职员就颠颠地伸出了头来:“嘿,诸葛青,你那少年A在楼下!”

  

  “……”

  

  所以当他听到王也那句接你,也忘了仔细感受里面的暧昧,连声几句好好好走走走就拉着人的胳膊跟逃命一样跑得老远,拽得王也一条胳膊险些被卸了下来。

  

  等到彻底感受不到身后那群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密切关注时,诸葛青才把速度放慢了,和王也并肩走着,瞥眼一看发现这人一身帽衫长裤加背包,风尘仆仆的,才想起从碧游村出来居然已经有了一些日子。

  

  王也察觉得很快,几乎在诸葛青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人眼神就转了过来,眉头一挑,问:“咋了?”

  

  诸葛青摸着下巴,拉起王也的帽子抖了抖,一股灰就升了起来,他躲开,啧啧称奇:“道长这是去西藏朝圣了吧,身上的土可以堆成珠穆拉马峰了。”

  

  王也朝他翻了个白眼,狞笑着边抖身体边凑近诸葛青,动作幅度可大:“是啊,当道士太累,操心操太多,这会儿回来就打算把万千烦恼丝剃了,改行当个秃驴去。”

  

  “别了吧老王,去什么理发店啊,浪费钱。瞧你这发际线过个几年就可以坐地成佛了。”

  

  “嘿……你这家伙!”

  

  才起了个势,王也刚想给诸葛青来一个太极警告,就见诸葛青一笑,拉住他的手腕:“唉唉开个玩笑而已,别急眼嘛。当不当秃驴先放在后面,既然来接我,那就劳烦也总尽一下地主之谊。”

  

  “不陪喝酒啊。”

  

  “我是这样的人么?”诸葛青抖了抖自己的衣服,就比王也好上点,没土。哪都通服务人性化,早让蒙了一身土河车的诸葛青洗了澡换了最初来碧游村的白衬衫,“我这一身衣服从碧游村穿到哪都通,早臭了。走,陪我去王府井换一身去。”

  

  王也平时打扮可随意,审美也有点问题,能把一身设计感十足的名牌打扮成下地干活的农村老汉。他也不在乎,一个宽松舒适就能得了百分百的满意度。每次都能穿得让诸葛青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努力只盯着他的脸转移心情,好在王也一张脸长得十足十的养眼,不让诸葛青只会长久的质问自己是不是眼睛闭太久了才喜欢上这个人。

  

  所以这人借着给自己买衣服的理由,拽着满脸写着抗拒的王也,在一间又一间的男装店里窜。王也也不是当真不愿意打扮,只不过他最爱的七匹狼和海澜之家直接被诸葛青排除在外,三过店门而不让入。

  

  诸葛青到底也是个艺术生出身,随随便便一搭都能把王也的身材优势放大,连着买了好几套衣服,不仅自己当模特,王也更是典型模型,导致支付宝上的数额急剧下降。王也啧了两声,这才意识到诸葛青的败家天赋。

  

  买完了衣服选酒店,诸葛青狠宰了一顿王也,四季酒店的总统套房,诸葛青趴在软乎乎的床上简直不想起来。

  

  等着王也从浴室里出来,买的衣服也正好送了过来。

  

  王也裹着浴袍,头发上还披着一条白花花的毛巾,手上就把衣服从袋子里一件件抽了出来,一边抽一边咋舌:“奶奶的,你这是买了一年四季的衣服啊,老青你纯粹就是想来宰我一顿吧?”

  

  “哪能啊?这一堆里可有一半是你的!我这不是看王道长不会穿衣服,浪费这一身好胚子可惜嘛。”诸葛青从床上坐起来,拉过那堆袋子,翻找出一套休闲风的西装三件套,“诺,穿上。”

  

  “干嘛啊?”

  

  “累了这么久你就不想歇一歇?”


  “对我来说歇着不用穿西装。”王也挑起眉,他突然想到什么,“你到底要干嘛去?”

  

  诸葛青弯起一双眼,笑得狡黠,他拿起另一套西装。

  

  “全北京最高级的会所在哪?”


  这个时候王也才知道诸葛青有一大嗜好,也是他最爱进行的娱乐方式——到会所、夜店这些地方勾引女人。


  “撩妹,也是为了碰到真爱做准备嘛。”诸葛青说得冠冕堂皇,全是道理,“再说了女孩子可是世界的瑰宝,又软又香又甜,你难道就不想找一个天仙回家当媳妇?”


  “我可是个道士!”


  “你早还俗了。”


  王也支支吾吾,话说不口,脸倒是红了。


  真纯情。诸葛青笑了一声,心里却泛起又酸又甜的滋味。可惜这纯情对的不是我。

  

  王也不怎么穿西装,衬衫马甲穿得邋遢,头发也还绑成个“牛鼻子”。诸葛青当真看不下去,亲手抻开了王也身上的西装和小马甲,调准了领子,解了最上面的两个扣,又硬逼着王也放下发髻,绑成个低马尾,左看右看又伸手把马尾勾到肩上,拉出酒店遛遛的时候,都能听到前台小姐小哥的倒吸声,走向会所的路上都能听到后面传来的手机摄像拍照的喀嚓声。


  诸葛青得意,连抛几个小心心,惹出几声尖叫,才跟上前面等得不耐烦的王也。


  “我去,真不该跟你出来,太惹眼了!”王也嘟嘟囔囔地抱怨,他还以为问题全在精心打扮的诸葛青身上,转手打了一辆出租车,把同样穿了一身西装的诸葛青塞进去,向司机师傅报了个地址,“上次就被你的小粉丝追着打了大半天,这次不得被一会所的女人挤出去!”


  诸葛青笑得高深莫测,眼睛露出一条缝:“我看未必。”


  他一向说事很准,即便王也迟钝如斯,也能感觉到会所里的姑娘把一部分眼神放到了自己的身上,看得他浑身不自在,端着一杯果汁想喝一口,都能感觉到有人盯着他的嘴巴喉咙看。


  笑得开心的恐怕只有诸葛青了,脸上幸灾乐祸似的,摇着一杯酒趴在王也旁边的吧台上,眼睛扫了一圈,凑近了和王也咬耳朵:“老王啊,你看见那边那个姑娘了吗?穿酒红色连衣裙,搭个风衣的那位。还有你左上角坐着的,都在看着你呢。”


  “看你的更多。”


  “哎呀,这我当然知道。不过这次的主角不是我,是你。”


  “你什么意思?”


  王也拿眼看他,诸葛狐狸抿嘴一笑,尾巴都快摇起来了。


  “本情场老手就是来教你怎么撩妹讨媳妇的。”

  

  TBC

老青的心理怎么摸怎么ooc,小男孩心思复杂不好琢磨啊……


评论(20)
热度(846)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