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守株待兔(03)

过渡过渡。此章建议点播一首鬼迷心窍,边听边看。

提醒:老王是个深柜天然弯

+++++

  早在被他那三位来挑事的诸葛三姑侄用熟悉的奇门术法攻击的时候,王也就想到了,这正主很快就得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说不雀跃那是不可能的,可当着挑事三人组的面,王也只能用无奈遮盖心里的惊喜。他本以为罗天大醮上借着奉天行道的理由损这个诸葛家小骄傲的面子,还藏头露尾的不告诉这个好奇心重的家伙真相,这个意外会钻牛角尖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乐意与自己来往了。

  天地良心,当时的王也结结实实地抱着见一面便死心的苦恋心态,却未想到临走前诸葛青还带着看他不顺眼的诸葛白,跑来撂下一句你的事我管。他说得轻轻巧巧,笑得那么好看,却不知做出这事的人无意,看着的人险些要把持不住表情,心中的小鹿就要把一句迫不及待的好撞出了口。

  好在人已经背过了身,王也就算脸上装的不像,说的话倒也已经到位了。只不过捧着手机,盯着诸葛青留给他的手机号码,嘴角的笑还是没忍住暴露了干净。

  改个备注吧。王也嘀咕着。直接写诸葛青太生疏,单写一个青又过分肉麻。

  他忽然又想起诸葛青的笑,勾人,俏皮,总藏着点暧昧不清的小心思,偏又魂牵梦萦了他那多年。

  像聊斋里惑人的狐狸精。

  诸葛狐狸就这么从手里屏幕上亮了起来。

  狐狸,狐狸啊。

  都说书生一旦步入正轨就忘得了狐狸,而狐狸忘不了书生,纠缠得书生得请来道士活命。可既是书生又是道士的王也,却怎么也忘不了狐狸,而狐狸早就忘了他。

  诸葛青是来帮他的,出于他说的话,他的待友之道。

  捏着王也的手,戴上墨镜,像当年在会所里哄漂亮姑娘一样给他摸骨算命。这会儿王也知道这人其实是有真本事的,就是不知道以卖药为祖业的诸葛家的全能小天才是不是把这门手艺也学了下来,除了摸骨算命还会把脉。表情王也能够拿真心烦掩盖住,但是跳动的脉搏他可控制不了。

  手被喜欢的人摸着,速度自然会变成每分钟120下。这是身体的正常反应,可要是被发现了,王也还真不知道拿自个天赋异禀当解释,诸葛青会不会信。

  好在诸葛山人表面摸骨,嘴里却说着面相。可话才刚出口,王也的心跳就漏了一下。

  “我也想,我也想得到它……”

  诸葛青说得有多轻描淡写,王也听得就有多难受。

  后悔和愧疚参合进爱恋里,王也的眼睛和心思再也离不开诸葛青了。

  高中的那一晚上他跟个定位器一样瞄着诸葛青,现在在北京城,跟着张楚岚和冯宝宝,当了次过程刺激紧张的强盗惯匪,王也还是没忘了用眼睛追踪诸葛青。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如同一根又一根的绳子,绑在王也的脑袋和骨骼里,在他的默许之下把几根重要的神经替换去了。

  王也总觉得要做点什么,他不能再像高中时的那样,畏畏缩缩地躲在自以为洒脱的逃避里,让诸葛青再一次遛出自己的眼里。

  张楚岚的嘴真是了不得,一边嘚吧嘚吧的讲话还能一边吃东西,呱唧呱唧得声音响得王也连个插嘴的机会都难找。好在他说出了一句能让他利用的人话,先前被这坑逼又坑钱又坑人的气愤一笔勾销,他顺坡下驴,对着正对面的诸葛青,笑得小心翼翼。

  “老青,我看你够闲的……你不说你现在还在啃老儿么?”王也这会儿觉得自己跟张楚岚混了几天,不要脸的程度直线上升,也就心里哆嗦几下,话说不顺两句。明明是抱着个不可见人的希望,嘴上却能把它描述的冠冕堂皇,“我这边的价钱你随便开,不如……”

  张楚岚傻着脸,他明显听出了里面的司马昭之心,两双瞪圆的眼睛就差把“卧槽包养啊!”给弹出来了。但他听出来的没用,让王也忐忑不安的正主还木着脸,左脸颊写着不感兴趣,右脸颊写着我也有钱。

  希望打了水漂,包养正主没包养成,却养了三个可能会是的亲家。王也心里有点小失落,但想想都是姓诸葛的,养了他们四舍五入一下也等于包了半个诸葛青,好歹得也能算是曲线救国嘛。

  但是王也还是想要直线救国一下,送走了冯宝宝张楚岚,就剩两人独处的时刻,王也拐弯抹角地问起诸葛青接下去的去处。诸葛青歪着头,一脸沉浸溜门撬锁行径的意犹未尽的说四处转转,长长见识。王也心里嘿了一声,叽里呱啦说了一通肺腑之言作为因果的前提,然后续下去了一个和诸葛青的去处大同小异的果。

  你想四海游历,我想出世做个行者。

  这是王也能说出最直接的话了,更直接的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口——“要不咱俩搭伙啊?”

  他又拿眼瞟着诸葛青,眼里头摇曳着一团小火苗,随便来个流通的空气就能吹灭的那种。

  所以诸葛青站了起来,带动了他们两个之间的空气,呼的一下,火苗就息了。

  扯了几句没什么营养的淡,诸葛青调侃了几句王也,转身回了酒店。

  落下一个脸上笑眯眯,心里凉兮兮的王也。

  他这一站一走,走得那叫一个洒脱不羁,自由奔放,像极了一个个想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的单纯大学生,才刚打包好了行李就能转眼被黑车司机骗去了偏僻山村。

  被挂了手机的王也都要怀疑武侯派成天窝在小山村里修炼,太过隐居不问世事,是不是都长了一颗跟诸葛青一样,比初生牛犊还要对世界充满了好奇的心。

  王也气急败坏,不安比海啸吞噬平原还要快速地淹没了他,当场就进内景算了一卦。

  就卜了一个问题,有关于诸葛青的,结果就得了四个字的批语。

  守株待兔。

  守什么株待什么兔啊?!

  王也头一次没心思去解这一卦,只知道他一刻也等不了,恨不得用上八门搬运直接把自己挪进那个奇怪的村子,一把把诸葛青救出拐卖人口的贼村。

  马仙洪要是听到王也这般的描述,又听了这人拐不走诸葛青便说什么自己的理想干不成还想废了自己的话,可能得被气到脑溢血。

  可王也哪里管这些,他好不容易听到诸葛青对他说上一句喜欢,虽然这句的喜欢并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却比燃烧在眼前的大火还要旺,还要灼热的烘烤着王也的全身。

  火光照着诸葛青的脸,他抹着嘴角的血,却还在笑。这个笑融进了火中,却比火要耀眼,仿佛连天空上的月光,都一块集中在了他的笑里。  

  王也脑子空了,汗在额边流着,面前是十二位上根器,还有迟来的外援,个个都是不可小觑的敌人。可这会儿的王也只想到了一句话,和初次见到诸葛青时冒出的那句一模一样。

  真好看啊。王也想。他真好看。

  王也想做商纣王了,再加上一个周幽王——

  风后奇门也比不上诸葛青的一个笑。

  可惜这只狐狸不领情,他又一次的转身离开,留下一个背影还给王也。

  “我做的每一个决定,一定是先替自己考虑的……”

  这话说得太决绝,也太狠,像把刀子捅进王也的心脏。

  山里的夜晚很静,很凉,王也躺在马仙洪另外给他布置的床上,从张楚岚一行人来这里之后就不停的回味着这句话。

  回味着回味着,王也起身又算了一卦,还是诸葛青。

  只不过这次问得更直接,所以吐了一点血。

  得到的四字批语,还是那四个字:守株待兔。

  他守了好几天,兔子被他逮着了,喜怒交杂,王也想起了一句话:真正的朋友是在对方做错事的时候拉他一把的人。

  王也不想和诸葛青做朋友,所以他揍了这人一顿,特别解气。

  只是看着和他一起离开的姑娘,两人勾肩搭背,甜甜蜜蜜,他又轻松得如一团烂泥,当年在会所里那股挖心的难受隔了十几年又扑上了王也。

  果然还是女孩子好啊,声音又甜,身子又软,还香。

  比他站在诸葛青旁边好看多了。

  王也觉得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他真的得死心了。

  可是精神和身体有时候总是不愿意相互配合。解决了马仙洪的事情,疗好了打斗留下的伤,背着包走了两三天,路过北京的时候,王也还是没有牵住走向哪都通的腿。

  真是鬼迷心窍。王也啐了一声。就看一眼,作为朋友的看一眼。

  诸葛青还没彻底从哪都通里放出来,可能还在这座大楼里。

  命运捉弄人啊。巧得很,又不巧得很。本想着偷偷望一眼诸葛青,或者问问哪都通员工这人的近况就走,结果才刚走进门口,磨砂的自动玻璃门缓缓打开,屋子里的地砖和观赏用橘子树先入了王也的眼。

  接着就是一对白花花的长腿,穿着清凉的裤衩和宽松的T恤,一双眯着的眼睛打开一条缝。

  高中的时候还是个灰色的大眼灯,王也见过,见一次溺进去一次。

  “哎哟,王道长。”

  诸葛青笑嘻嘻地走了过来,搭上王也的肩。

  “背着包来哪都通干什么呀?”

  王也瞥了他一眼,一眼碰上诸葛青的灰眸子,鬼使神差的就把心里话说出了口。

  “接你。”

TBC

评论(22)
热度(851)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