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守株待兔(02)

得,我还是分一二三吧(x

提醒:老王是个深柜天然弯

+++++++

  蓝发青年就这么落了座,但不是王也的身边,而是不尴不尬地坐在了环形沙发的右侧,左边是金元元,右边是刘牧之,再隔了那两位跟着过来的漂亮姐姐,才到了王也。

  

  正巧,王也旁边也有着和他一样的阵容,导致他的位置刚好成了沙发的中轴点。只不过他的身边是气呼呼的小天和连腿都不挨着自己、全身倾向蓝发青年的漂亮姐姐。而且中心也不在他这里,包括他自己,也把眼神拐过身边的人,嘴上吃着苹果块,眼睛瞄着真正的中心。

  

  王也这会儿觉得自己两眼5.0的视力都不够他使用的,而且手边怎么只有酒杯,没有可供他调近焦距放大视野的摄像机也就算了,怎么连部像素高点的手机都没有?他眯起眼,仿佛能够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点,虽然知道只要鼓起点勇气,走过去用互相认识的理由换个位子就可以连放大镜都不需要了。可这双腿开大叉的坐着,纹丝不动,可能是有十多根钉子,连骨带肉,把他钉在沙发里了。

  

  交谈和嬉笑跑进王也的耳朵里,他盯着面前的茶杯,也不说话,只把嘴里的苹果咬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把小天无趣得被他们交谈的话勾引了过去,越过王也凑进与蓝发青年的交流里。王也向后靠,给他留出一条交流通道,脑袋靠在沙发背上,望着天花板,显得他似乎了无兴趣,正在无聊的神游四方。

  

  然而两只耳朵却灵敏得堪比音乐后期编辑器,精细区分到每段波谱,从一干乱糟糟的音乐声、谈话声、笑声里精准抽出属于蓝发青年的声音。

  

  中音,清透,带着若有似乎的轻佻,尾音拉长,带点南方的鼻音,像有条尾巴扫在耳蜗上,痒痒地勾着听者的心。

  

  好听。

  

  王也想着,眼神不自觉跟着飘忽到右边,做贼心虚地瞄上两下又飘回天花板。

  

  和他的模样一样好。

  

  交叠在腰上的双手又握了握,左手还在从右手上感受和回味先前与蓝发青年握上的那一瞬。他的手不是很热,指尖透着空调的凉气,指甲略长却修的圆润,握上的时候搔着手心。也不知道是王也的臆想,还是蓝发青年的刻意,他总觉得这人浑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在勾人的心魂。就算王也这会儿僵在肌肉,眼睛一瞬不瞬的瞪着果盘,可心思却早已跑到了那人的身边。

  他偷听着他们的对话,他们默契的没有互换真名,跟着姑娘们一块叫他小帅哥。蓝发青年倒也不羞不臊地应了,转嘴就是老刘老天小金的回唤着。带着南方口音的叫唤很糯,他又拿一双流着光的圆亮眸子看着人,叫一声就酥了半个身子。王也撅了噘嘴,瞥了一眼学大人穿小西装的刘牧之和一身社会人休闲装的小天,心里哼了一声,腹诽着:让成年人叫一群毛都没长齐的高中生叫得这么同辈,真是人靠衣“装”。

  而这位小帅哥似乎也是个社交熟手,才几句话的时间就和一桌的人打得火热。他似乎会算命,也不知是真是假,学着天桥底下的老神棍捏着姑娘的手,嘴里夸奖的话还没说出口呢,被握着的姑娘已经捂着嘴笑了起来。坐在他身边的刘牧之挨不过旁边姑娘的请求和挤兑,换到了对面,让那姑娘整个倒在了小帅哥的身上,手都快贴着开了两个扣子的衬衫伸进里面去了。而那小帅哥居然跟没感觉似的,还捏着酒杯,你喝我的我喝你的,跟她交换了一口暧昧十足的酒。

  当真看得惹眼。王也猛然就燥了起来,整个人坐了起来,头垂在两腿之间,不想去看热热闹闹的那一边,伸了手就想去拿茶杯,灌一口凉茶平静平静。

  可这手才伸了一半,耳朵边就听见小帅哥的声音从嬉笑怒骂里窜了出来,直冲着王也:“那个茶杯,是你的呀。”

  王也抖了一下,滚了滚喉咙,回了一声:“啊,是啊。”

  “什么茶?”

  “铁观音。”

  “这家会所还有提供茶?”小帅哥歪了歪脖子,“我以为只有酒呢。”

  “我自己带的。”王也笑了笑,举了下茶杯,“喝不了酒。”

  小天也叫着:“他就那样!一杯倒!才多大就天天喝茶,跟个老头子似的。”

  他靠上杯沿抿了一嘴,茶已经泡了很久,只剩丁点表示这水有味的香气。茶凉了许久,先前就靠着它解热解燥,可这会儿却如淡去的茶味一样,没了什么作用。尤其当小帅哥拿着杯酒起身走了过来,弯下腰把它递到王也的面前时,滚向胃里的茶居然摩擦出了火,烧得王也猛吞了口唾沫。

  “酒量靠练,一直逃避可不会有什么长进。”他弯着一双眼,灯光笼进灰色的虹膜里,“我看你天庭饱满,山根高昂,以后也会是个大人物。大人物怎么会躲得了酒呢?”

  “我……”

  酒杯精致,里面荡着如面前这人发色一样的水,渐变的,从底到头减淡,杯沿还卡着一块柠檬片。王也认识这种酒,度数不高,但是后劲很足。他喝了就算不醉,也得上头。

  但是小帅哥笑得太好看,笑得王也心在颤,手在抖,似乎受了蛊惑就要朝着酒杯伸去。

  只不过下一秒小帅哥的眼神暗下来了,笼在眼里的光在王也把茶杯碰上他的酒杯时全散了去。

  “茶也醉人,喝茶。”王也弯着嘴角回他,猛灌下一口,茶杯只剩下一半。而剩下的那一半被他倒进一个空的香槟杯,朝小帅哥举起,凑近,“赏我一口茶?”

  小帅哥愣了一瞬,转眼又一笑,只是这笑里没什么真情,连喝下茶的动作也是客套。

  “好茶。”他说,“但我还是更喜欢喝酒。”

  王也心沉了下去,脸上却轻描淡写的保持着笑,说:“唉,那还真是对不住……”

  他还想说些什么,却听那边的姑娘叫了起来:“哎呀,小帅哥别管他了,快来解释解释刚才那一卦!今晚不解开,我可就不让你走了!”

  小帅哥露出抱歉的一笑,笑里藏着解脱。

  王也耸了耸肩,看着他转身窝进姑娘们,然后整个人再一次陷进沙发里,用手捂住了扬向天花板的脸。

  奶奶个腿儿。他暗骂着,想打自己的嘴。搞砸了。

  右边的嬉笑声又开始了,小帅哥的声音还是清亮得悦耳。可王也听着难受,发出声音的人还是保持原来的心境,可听着的人却乱了。

  王也想离开了,但余光还是忍不住扫了一眼那边的中心——先前的那位姐姐抬起了头,贴着他的脸,在冷白的脸上蹭下了一团口红。

  余光猛得就收了回来,王也深呼吸,吐气,然后抓过书包就站了起来。

  “啊,老王,你要走?”小天看了一眼表,一嗓子把其他人的注意都吸了过来,“现在刚十点啊。”

  “太晚了,回家睡觉。”

  “哦……哦……那我也……”

  本就是陪着王也的小天跟着站了起来,背了书包就和剩下的几位说再见。可没想其他人互相看了几眼,又瞅着离会所大门越来越近的王也,犹豫几下也跟着站起来告辞,没一会儿一桌子就剩了个小帅哥和他身边的两位姑娘。

  小帅哥看着姑娘们,姑娘们看着他,而后双双露出一个微笑,在他的脸上一左一右啄了一口:“金主都走啦,北京晚上可就没什么好玩的了。小帅哥下次再来北京,记得还来找我们呀!”

  高跟鞋踏在会所的红砖上,踢踢踏踏出声响。

  小帅哥——王也以为的成年人其实也是高中生的诸葛青,举起尚未喝尽的酒,砸了咂嘴,悻悻地叹了一声:“北京真无聊,我的夜生活才刚开始呢就结束了。”

  这次的北京之旅给诸葛青留下了个刻板印象,导致时隔多年再次来到北京时,他对着新交上的友人,刚想敲诈上一笔北京风味却因为时间太晚,被带到了广式餐馆的他老生常谈似的抱怨了一句:“所以我不喜欢北京,完完全全没有夜生活嘛……”

  可他却不知道他身边这位所谓新交上的友人,就是这一刻板印象的最初制造者。

  而且留起了长辫,如发小们调侃那般真的出了家又还了俗的王也,早在诸葛青认为的头次见面之前就认出了他——即便诸葛青留了长发,眯上了那双缠绵悱恻的眼眸。

  他望着内景里出现的名字和男人,嘴里的血味猛然淡了,取而代之的出现了一杯酒,蓝色的调和酒,酒味飘在他的鼻边。

  王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他只晓得自己咳着血,喘着粗气,对过来的小师弟斩钉截铁地说:“罗天大醮……我去!”

  造化弄人。

  王也盯着对战表上的名字苦笑着想。

  这个时候让我知道你的名字,真是让我十几年的出家修心宛如成了个玩笑。

  有失就有得。

  王也这会儿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着诸葛青,不用渴望相机,也不用哀怨距离,而且修炼了十多年的静心让他的心中小鹿见到当年的蓝发小帅哥虽然还是会动,但还是能保持着闲庭信步的姿态。

  他听着人的抱怨,无奈地叹着气,演足了新朋友之间的客气:“你以为现在是几点啊?有一家就不错了!”

TBC

  在线观看老王现身说法何为表面稳如老狗,心里慌得一逼。

评论(14)
热度(872)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