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天雷滚滚,注意闪避

就昨天晚上说的与老青离异的老王边拉扯小黑边追回老青的狗血脑洞。不要脸拉着川老师bb了一晚上,川哥都去睡觉了我还在bb()

整理如下:

abo设定,老王a老青b。

 (设定老青是b也是因为术士需要静,摒弃杂念,与b不太受信息素影响的设定不谋而合。武侯家厉害的术士大多是b。)

 老王因为学奇门清静的要命,哪个o在他面前发情都无动于衷,实力装b;老青为撩妹,遇a装o,遇o装a。然后罗天大礁,老王那一抹血把老青给制住了,也把老青的心给夺走了,猛地就迷上了。但是老青他吧不愿意说,一是因为原著中的心魔,一是他以为老王是b,他们两个b在一起,这是什么,是天理难容的同性恋啊!!

 但老青还是抱着一颗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到北京千里送人,探测老王的性取向。性取向没探出来,倒是被老王看出来了一点他的小九九。老王以为老青一想看风后奇门,一想知道他的到底是a是b还是o。

 老王也挺喜欢老青的,虽然这个时候和老青的喜欢不一样,而且遵顺原著对老青的愧疚,于是就把风后奇门给他看了(原著),性别也跟他说了:其实,我是个a。

 老青又惊又喜,同时又抱有原著中对老王的风后眼红的心思,心情就非常复杂。既觉得他和老王在一起的机会增加了,但又觉得他对老王抱有嫉妒之情的喜欢不纯粹。如此这般的胶着之下,老青脑子一抽,使出武侯奇门之戏精——既然老王是a,他就装o了。

 就装模作样的和坦白完的老王说,哎哟我也有个事瞒着你,其实我是个o。边说还边打开了装o必备信息素试剂来散发信息素。

 他这么说其实是想试探一下老王个直男会对他怎么想,一个a一个o的,还这么适龄的,会不会对他产生点出乎于朋友意外的意思。

 结果一向清心寡欲的老王脸红耳热了,看老青的眼神变得非常不对劲。

 老青懵了,他没想到老王这个童子鸡其实是靠默背清静经+师兄给的符咒扛过那些o们发情时发出来的信息素。而且最重要的是,老王对那些o不感兴趣所以才能一直无动于衷。但是这会儿他对老青非常有感觉啊,所以一下就被撩拨起来了。

 两人就顺着气氛心照不宣的上床了。

 而且老青是b,b很难怀孕,所以老青就仗着这个和装o大法肆无忌惮的和老王啪。

 其实老王也感觉出来了老青是b,但是他不说破老青装o的事情,因为喜欢啊,就顺着老青看他装o。

 但是没想到老王一发入魂,搞出了人命。

 老青头一次意外怀孕就非常的慌乱,不敢和老王说,因为如果说了就要去医院,去了医院他装o的事就被发现了。也不愿和家里说,因为这是他自己搞出的事,打算自己承担做单亲爸爸的后果。

 恰是这个时候老马出现了!

 接着的剧情就和原著差不多,但老青去碧游村的目的又多了一个——向老王隐瞒自己怀了的事。

 然后也是差不多啊,老王来村什么的,但这里傅蓉有了不同的作用!

 傅蓉一个女o,很快就发现了老青身体的异样,老青就和她说了友人a和男孩的故事。

 「所以这个友人a就是你肚子里孩子的亲生父亲?」

 「是男孩肚子里的孩子!」

 「是是是,总而言之我先给你做点养胎营养餐……」

 当然除此之外,心魔啥啥的还是和原著一样。

 然后是下山前的老王打对象,动粗还是一样动。老青硬忍着怀胎的难受和老王插科打诨,老王个二愣子也没发现,只伤感的想老青真的就是骗炮骗色骗他这颗老处男的真心,武侯家果然还是要走正规,老青不能和他过一辈子,还是和女o(傅蓉)结婚生子的生活更适合他。

 同时,老青虽搞定了心魔,但自己骗了老王的愧疚还在,也不想让老王知道,所以也憋着没说。

 两人因此跟原著一样分道扬镳。

 接着下山了,老青到哪都通坐凳,哪都通一下就知道了老青的情况,就让他在哪都通的帮助下在北京养胎,傅蓉给他做养胎餐,直到小黑出生。

 哪成想,哪都通旗下有个叫啥都知的八卦小报,专门报道异人圈的娱乐八卦,所以很快小黑出生的事情就被透露了出去。

 【武侯家某后人于北京诞下一子,却不知其a父!】

 虽然隐姓埋名的,但在外游历的老王一看就知道是老青,惊得魂都没得,又气又喜又难受,难受老青咋就不告诉他带球跑了呢!他是这种不负责任的男a吗?!于是立即决定回北京找老青,准备来个一家三口团聚。

 老青一看报道就知道不妙,他的心情还没转变过来,还不想见老王,于是深入哪都通女性职工的他借用二壮之力得知了老王要来北京的消息,先一步跑了。

 跑前留下了小黑,襁褓上书:孩子留给你,别找我了。

 所以当老王火急火燎的赶来,结果一看就只剩了个哇哇大哭的小黑,老青无影无踪。问哪都通要人,没想到老青塑造出来的未婚先孕却惨遭伴侣遗弃形象太过深入人心,哪都通一干女职员强烈阻止赵总将老青的行踪透露给“拔屌无情”的老王。

 老王只好一边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小黑,一边靠算卦和家里的门路寻找老青行踪。险些就要抱着小黑,在脖子上挂个牌子,一路走一路发寻人启事传单了。

 但是老青其实也舍不得,总是偷偷摸摸过来照顾几下小黑,看看被小婴儿搞得无比憔悴的老王,看完又立即溜走。

 小黑慢慢长大就知道了趁亲爹老王不在冒出来照顾他的人是生他的老青,并特别心领神会的帮老青瞒着老王,捣乱老王找老青。

 但是老王啥人啊,老王找老青那么多年,渐渐就察觉了老青跑来看他爷俩的事,也知道了老青躲躲藏藏的就是心里一直对当初的事耿耿于怀。但是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假装不知道,陪老青玩躲猫猫,因为这事得老青自己理出来个头绪。

 但是眼看小黑越长越大,越来越皮,还只在老青来看他的那几天乖巧一会儿,老父亲心里苦,忍不了了。

 于是二话不说上电视台,专注调解家庭矛盾的节目——金牌调解。

 老王在主持人的开导之下,把老青的“罪行”告之了全国观众,苦大仇深的说完了之后,老王握着话筒说:“诸葛青,这么多年了,你要躲到什么时候?你是o还是b重要吗?能让你变成诸葛白不成?”

 主持人发言:王也追寻已久的恋人,诸葛黑刚一出生便离开他的父亲——诸葛青先生,是否能够来到现场?是否愿意与王先生再次相见,解开当初的误会?请开启大门——

 砰砰砰几声屏幕打开,诸葛白现身了。

 老王咂嘴,心想妈的刚才说的什么鬼话。

 结果诸葛白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个儿,就拿着话筒比老王还要苦大仇深的发言:“我哥叫你回家丢脸。”

 王也一笑,和主持人道别,跑回家了。

 主持人和观众纷纷鼓掌: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啊!诸葛先生虽未到场却依旧选择给王先生一个机会!祝他们两个能够顺利解开心结,百年好合!

 该期节目收视率暴涨。

 完了王也飞回家,就见老青坐在沙发上,对面的大屏幕放着金牌调解员的直播。

 老青青筋跳,咬牙切齿:“老王你嫌我的脸这几年丢得不够多是吗?”

 老王就凑过来:“非也非也,这次丢的是我的脸,我把前几年没跟你一起丢的脸补丢一下。顺便准备陪你把以后的脸也一起丢了。”

 展开不要脸大法的老王让老青无话可说,倔强地说了句:“谁会想要。”

 老王刚想说啥,被他俩无视的小黑先一步开口:““小白叔替你们把脸扔出去了。”

 俩人一惊,一看电视发现被撂在演播室的诸葛白嘴停不下逼逼一堆他俩为了对方干的蠢事,主持人化身陈鲁豫,把《金牌调解》搞成了《鲁豫有约》。

 别说以前了,以后的脸也全他妈的丢光了。

 老青又好气又好笑,对老王说:“自从遇到了你这世界就派人赶着来让我丢脸,撩你简直就是阴沟里翻船。”

 老王嘿的笑了一声,拍着脸对老青说:“没关系,我脸皮厚,我把脸给你,你尽管丢。”

 老青看着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扯过老王的脸,啵了一口,说:“果然厚的跟万里长城似的……哎哟,这长城还会变红。”

 完!
 不写!

评论(20)
热度(856)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