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追着风的人

接着纯情道长俏施主的剧情。雷,俗,ooc,看个乐呵不要深究。

++++++++

    诸葛青溜了。

    昨晚还在耳边哼哼唧唧的又笑又骂王也的技术做这么多次了还不见长,现在却连一点声音都不留给他,悄无声息地溜了。

    眨巴眨巴眼睛,王也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伸长胳膊捞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早上十点半。随手又查了一眼火车站和飞机场今日前往浙江的行程,最早的一趟高铁下午六点,最早的一趟航班却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王也咂舌,心里有些恼,末了长叹一声:“抓不住啊,这狐狸跟风似的。”

    从龙虎山初遇到北京重逢,再到借着酒精搞上床,王也算是彻底明白了诸葛青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诸葛青何止是个情种,根本就是个情农啊。

    不用锄头,不必犁地除草,调笑之间就把感情的种子种进了别人的心田,细致入微的拿甜言蜜语给你灌水施肥,用脉脉含情的眸子让你光合作用。苗子破壳而出,长势喜人,顶上的苗尖挠得王也两个心房痒痒,渴望收割的时候,又拍拍身上的土,跑了。

    无耻,下流,活脱脱的感情骗子啊!

    王也哪里想到他刚决定入世,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地来准备迎接凡尘俗世里的各样历练,结果转身就撞进了诸葛青的圈套里,身体和心灵都被骗了个精光。

    但他便又被骗的心甘情愿。

    王也自持是个玲珑剔透的人,玩得通麻烦的人情交际,搞得定复杂的商贾利益,可就是掙不开甜蜜的爱情沼泽,还越陷越深。

    他一开始就知道这家伙迟早会溜,但是早上一睁眼起来发现旁边凉透了,房间里也没了行李时,他感觉自己的身心一块跟着凉透了。

    从第一次被骗炮,第二次主动滚上床,到第三次第四次……第无数次袒胸露背的深入交流,王也就知道有这么一天。

    他算了算,从头到尾历时三个月,真长,时间过的真快,王也的初恋也要跟着稀碎了。

    其实,这到底算不算恋爱,王也自己也不知道。

    他们两个在这个诸葛青刚来北京就订下的酒店套房里,在身下躺着的这张床上,谈天说地聊风花雪月,牵手接吻行周公之礼,却从未听见谁的嗓子里发出一个喜欢和爱。

    王也不说,诸葛青也不说。

    纯情的王也给自己的借口是矜持,是他想象中情侣之间能做的事他和诸葛青都干了,这俩词说或者不说也许没有必要了。但诸葛青这么随随便便就给漂亮姑娘比心,就给向他抛媚眼示意的姐姐互留微信的人,也不说,取而代之的是比之肉麻甚多的情话。

    肉麻得每次王也听到就一手捂着脸,一手捂着诸葛青的嘴,刚想叫他别说了,就被诸葛青那条灵活多变的软舌一舔,湿漉漉的感觉化成子弹从手掌心穿透到心脏,血猛地涌上脑子,转眼间又倒进了床。

    就身下这张床,诸葛青在北京留了多久,这个房间就被他包了多久——准确来说,是被王也付钱包了多久。酒店的经理和服务员也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头脑机灵,一边帮忙补充着房间里减少的安全用品,一边缄口如瓶,心照不宣的没把消息放出去。

    这间房让王也连家都少回了,和发小们弄完公司的事,第一个反应就是回这儿。即便诸葛青并不天天都在房间里,他到处旅游,有时候是几天,有时候是十几天,但总能回到北京,回到这个房间。然后久别重逢的他俩就谈谈对方不在时的经历,再顺着颇好的气氛接吻做爱,第二天该去公司的接着去公司,该旅行的接着去旅行。

    酒店有王家的半个股份,又心知肚明这是王家三公子包的房,便更为兢兢业业地把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就连浴室里的洗浴材料,衣柜里的浴袍都是每天一换,顺带着也把诸葛青和王也的衣服洗净熨干送上来。

    这就方便了王也衣服的换洗,再者诸葛青也是个爱干净的人,就算是在玩情趣,闹得再厉害都得先把衣服脱干净了,确保不会被沾上需要洗刷的东西之后才开始。

    诸葛青来北京的时候就带了几套简单的换洗衣服,时间长了换不过来,王也的衣服他又看不上,便寻思着去买几套衣服回来。

    但这人非常鸡贼,口上不说是为了自己买衣服,说是要改善王也的中老年穿搭,扯着王也逛品牌店,把一件件衣服往王也身上换。什么衬衫西装、牛仔裤长风衣,也不顾王也喜不喜欢愿不愿意就把它塞进王也的怀里,推入更衣室里换,再撂下帘子,亲他一口给个小甜头,让王也乖乖地做模特换衣服。

    等到王也扭扭捏捏地搭配好全身走出来了,还没照镜子,就看见诸葛青睁开了一双眼,里面的惊讶一闪而过,然后又眯了起来,和导购配合着夸王也穿得帅过吴彦祖,一改之前的颓丧风格,出去准被一流姑娘追着要微信。

    王也才不信诸葛青的鬼话,他的颜值他自己知道,也知道诸葛青拿他当幌子挑自己的衣服,只不过看到面前这人因为自己的变装而愣神时,王也心里一片说不出的美滋滋的刷支付宝买了。

    不过,诸葛青倒是真的留心给王也配了好几套让他喜欢的衣服,虽说这上身套头毛衣内加衬衫下身大裤衩的搭配有点像两个人互相妥协的结果,但是王也还是小心翼翼地珍惜了起来,抽着时间把它们穿在诸葛青的面前。

    等他们两个大包小包的走进酒店,王也瞅见酒店前台的小姐看诸葛青的羡慕小眼神,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儿:嗨呀,他这是金屋藏娇,包养了武侯奇门的后人诸葛青啊!

    王也转过眼,望向前面哼着歌的诸葛青,身后那条长溜溜的小辫子得瑟似的晃动着,轻笑了两声,心里肺腑了一句这个异性缘好到让同性嫉妒的家伙儿终于也有被姑娘嫉妒了!

    但诸葛青对王也是真的好,不论是床上的服帖,还是日常生活里的体贴,从未感受过的王也尝过一次就再也忘不了。就跟上瘾了一样,食髓知味地贪恋着,就算诸葛青处处保留,事事暗示着他,别当真,别沦陷,我只是来求个自己的所需。

    诸葛青说巽字与他最合,风类的法术用起来得心应手。王也觉得这是因为诸葛青这人就跟风一样,来去之间都不给人准备的,把温暖的春吹进王也的心里,又把萧瑟的秋吹进王也的心里。吹得王也满脸懵,伸出手想抓,却又想起来,这是风啊,是虚无的空气啊,怎么可能抓得住呢?

    抓不住啊。

    于是王也就跟着傻子一样,追着风满地跑。

    他是术士,却不敢去算他和诸葛青的姻缘,胆子缩小到堪比诸葛白似的,只敢在诸葛青的神智因高潮昏沉的时候,抱着他,在他的耳边吹气,说:“老青啊,我们明天把房退了呗?”

    诸葛青不回话,好像没听见,王也憋了一会儿,把明天改成了后天,又把后天改成了下周,就这么一直推迟到了现在,诸葛青跑了,王也这房还没退。

    昨天晚上的时候,王也如常从公司溜达到了诸葛青的房间,他俩也如常地一边吃着酒店送上来的晚餐,一边互相交流几句,什么哪都通又开始搞事啦,什么公司终于稳定下来不用再依附着王家的资产王也终于独立啦之类的话。说着几句,他们两个越凑越近,然后就顺其自然地脱了衣服滚上了床。

    只是,只是王也忽然鼓起了勇气,在诸葛青喘着气平复下来的时候,捧着他的脸,直视着那双迷蒙中带着清醒的眼,咳了一声,说:“青,我想买房。”

    诸葛青眨着眼,一笑,声音沙哑又轻飘飘地回他:“买啊。”

    “房产证里写你名。”

    诸葛青的嘴角平下来了,他不说话,却吻上王也,猛地一个翻身把王也压在身下,开始对准尚还硬着的那一处坐下去骑动。

    这个姿势除了那一次醉酒,他们再也没有试过,因为诸葛青嫌累,王也舍不得他累。

    可这次王也忍心了,他让诸葛青就这么骑着到达云顶,然后把疲软的他放下,让自己接着长驱直入。

    床咯吱嘎吱的响了半宿,却没有诸葛青的声音,他把它压在了舌下。

    紧接着第二天,诸葛青跟阵风一样,吹过了就没了。

    所以,王也又开始了追风。

    他飞速给杜哥打了个一通电话,内容言简意赅——借下家里的私人直升机,也没退酒店,就这么直接奔向王家的停机坪。

    然后王也坐在直升机里,给故意关机的诸葛青发了条带着自拍的微信,自拍里他穿着诸葛青给他搭配的一身西装,背景是直升机驾驶室,留言说:“老青,我去你家见父母穿这身适合不?”

    没一会儿,诸葛青发来了消息。

    “有钱了不起啊,也总。”

    接着一个地址发了过来,是当初那家会所。

    就是了不起啊。王也笑起来。能帮我追上风呢。

    “小也子,去哪啊?好不容易回趟家。”杜哥问。

    王也从机舱里下来,一溜烟儿地往外跑,边跑边喊:“办房产证去!”

    当他距离诸葛青只有十几米远时,王也从跑改成了快走,从快走变成了慢走,然后是挪脚,心跳跟着脚一步一跳地挪到了诸葛青的面前。

    诸葛青看王也,王也看诸葛青,大眼瞪眯眯眼,都不说话。最后王也伸出手拉走了诸葛青的行李箱,跟拿了根牵着诸葛青的绳一样,牵着他又回到了酒店里的那间房。

    房间已经被保洁人员清理过了,整洁的床铺把昨晚的痕迹抹消得一干二净。

    王也把诸葛青的行李箱放到原处,然后拉着诸葛青坐到床上,用拉家常的语气,说:“我是真的想去见家长,把我和你的关系挑明了。”

    “我和你能有什么关系啊,也总。”诸葛青终于说话了,还跟着笑了,只是话里全是火,“霸道也总包养的保洁小青?”

    王也被诸葛青的话差点没绷住就笑出了声,他只好硬忍着,脸上真情意切地说:“法律允许的话就是你可以在我的病危通知书上签名的关系。”

    “祸害遗千年。”诸葛青绷着脸,声音却软了,“没机会签。”

    “那你总有机会把这房产证签了吧?”

    王也向诸葛青摊开他刚到手的房产证,上面的产权归属人就只有个王也,跟前边打印出来的字挤在一起,旁边一大块白还空落落的等着什么。

    诸葛青不动手,也不说话,王也把证往前推了推,塞给诸葛青一把笔,试探着:“或者给个机会嘛,我青哥。”

    拿着笔的诸葛青大手一挥,把笔扔了,把证掀了,扑到王也的怀里,说:“卖身契的玩意儿,我可不敢轻易签。”

    王也抱住他的腰,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装模作样地板起脸,掰着手指,说:“那你把这三个月的酒店费,伙食费,买衣服,周边旅游的钱……”

    “我爱你,王也。”

    诸葛青这话又轻又快,跟风一样扫过王也的耳朵,笑吟吟的,却字正腔圆的。

    “这个够付钱伐?”

    王也用行动回答他,他叼住诸葛青的嘴,深情却不色情的长吻。

    吻的时候抱紧了诸葛青的身,实实在在的充满了自己的手臂,王也心满意足了。

    因为他留住了风。

  +++++

小解说:

其实这小短篇就是个谈恋爱让人智熄的故事。

想写出来的感觉是老王太自信了,觉得不用说老青也知道他爱他,知道他想跟老青过一辈子。
但是老青真的对老王动心了,却害怕犹豫起来,觉得他和老王之间的关系不对等,就是包养+炮友关系,而且老王又他妈的不直接说,所以在老王屡次三番提出要退房的时候就避而不谈,怕退房之后他俩就掰了。
老青家也有钱,就老王给他付出的那点钱他又不是付不起,但就是想用这种方式勾着老王。
所以当老王说要给他买房的时候,这种心情就到达了极点,以为老王就是在玩他,愤怒和悲伤纠结在一块,老青就干脆主动离开,掐断这段关系。
老王给发微信的时候,老青是真的生气,觉得被老王这死逼威胁,没细想老王的另一层意思。而当老王说那句要让他当家属的话时,老青彻底明白了心安了,就是嘴上忍不住贫。
最后那张房产证签不签都无所谓了,因为老王老青已经心灵相通啦,这才是最重要的~

哎,文字不行,如果各位能读出这个意思我就心满意足了…… 

评论(46)
热度(3070)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