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就俩段子,不占tag了

七年之痒

※原作背景

“诶老青我刚出门看见卖糖葫芦串儿了,给你买了俩,吃不。”
“吃。我刚打扫柜子发现你红茶发霉了,给扔了啊。”
“哎哟可惜了我那顶级大红袍啊!下次我往你茶杯里也泡些,免得浪费。”
“免了,我喝不惯。送给老张吧。话说你刚干嘛出门了?”
“……好像是生你气来着?算了,不管了,我去收拾下这条鱼,晚上吃鱼啊。”
“少放盐啊哥。”
“知道你口淡!”

※abo,也a青o

“老青呐,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挂个生殖科啊?”
“也哥,你这才刚从我身上滚下来就诅咒自己早泄迟射呢?”
“嘿,谁跟你说这个问题了!看你反应我也知道我表现咋样!”
“咋样?”
“至、至少及格有吧。”
“嘛……”
“你这停顿是几个意思?算了算了,问题不是这个。问题是,是……你看我加上这周,我都陪你过了七年发情期了,也没带套,也没避孕,也都进去成结了……”
“为什么我什么情况也没有?”
“我想我可能,可能……唉,我那啥活动力不足,导致不孕不育呗……”
“哎哟老王,你这几天就愁这个啊?你就不觉得会是我的问题吗?”
“你,你能有啥问题啊,您老是o啊。”
“老王呐,我跟你直说吧,我们武侯家逆天改命的事做多了,影响了身体,管他o还是a,子嗣都不旺。我家有俩已经算是奇迹。有没有崽子这事全靠天,天来了你逃不掉,天不给你你也别遐想。”
“青,你多说几句这话。”
“啥意思?盼着我家家道败落哇?”
“不是,我觉着你再说两句你的旗门就得启动了。”
“……”
“嘿嘿嘿……”
“我去,别笑了老王,我感觉我热潮又来了……”
“得,发不发作我都会先被你榨干。”

一年后,张楚岚带着冯宝宝参加了诸葛家新一代小崽子的满月酒。俩有钱爹抱着一个睁着大蓝眼睛的崽逮谁就向谁要一千起价的红包,非常不是人了。

评论(19)
热度(721)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