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在王也生气的边缘试探

短打。同居设定,直播梗,非常无聊非常ooc。我就是想看他俩日常扔狗粮(汪汪叫
++++++++

“Hello。”

诸葛青把晃动的镜头调整到稳定,他似乎把手机固定到了桌上。

“前两天被碧莲阴了一把,所以就来做这个……嗯……试探家里人生气边缘……挑战。”

他皱着眉,拿着手里的一张卡片小声跟读着,读完之后放到了一边。

“现在是晚上九点半,老王刚看电视看睡着了,下午那场应酬可能是把他给累着了,可惜明天下午还有一场。”

诸葛青的身子移开,把镜头撇向后面的沙发,王也侧身躺在沙发上,枕着个狐狸头布偶睡得昏天地暗。

“这个挑战对我来说有点难,因为老王这人平时不太爱生气,我也没怎么见他真发脾气的时候。但是山人我自有妙计,立即想到老王有一个毛病可以利用。王也天生觉多,跟上辈子从来没睡过觉似的,一天可以睡上十几个小时,而且最烦别人在他睡得正香的时候把他弄醒。有次大早上被一骗子电话弄醒,脸臭了整整一天。”

诸葛青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机蹑手蹑脚地走到王也的身边,镜头跟着从地板晃到王也双目紧闭的脸上。手机的收声器录到了几声王也发出的轻鼾,还有诸葛青憋不住而泄露两声轻笑。他把手机搁到了足以拍下他们两个的茶几上,放完之后又微调了调焦距,把视野聚焦到王也的脸上。王也的几缕头发落到了他的脸上,诸葛青随手把它们撩了上去。

“他睡得很熟。”诸葛青说着,并戳了戳王也的脸,王也应该是感受到了,却只有眼珠微动,“看,我戳他脸都没有什么反应。”

诸葛青蹲在王也的身边,扭着头从沙发前的桌子里找出了张报纸,然后抖了起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得要命,直播屏里已经有人在刷“我操真是花样作死啊”“老青你小心被土河车”了。

可惜王也还是没醒,但皱了皱眉头,把身子转向了沙发里侧,接着睡。

见一招没用,诸葛青顿了一会,不抖报纸了,开始揉起报纸来。比之前还要响得声音炸了起来,直播屏里有人开始给诸葛青送蜡烛了。

王也还是没醒,也没动。

诸葛青有点发难,挠了挠脸,叹了一声:“唉,怎么还没醒?换个东西试试。”

说着他的手伸出了屏幕外,一阵窸窣之后另一部手机被诸葛青拿到了手里。锁屏画面一闪而过,但能大概看出来是一张两个人的自拍。他几下解开了密码,又把音量开到了最大,然后按出了什么东西,接着放到了王也的耳边。

“我设置了一个闹钟,半分钟之后就会响。平时老王一听到闹钟响就会醒,一秒不差,所以成败就在三十秒之后。”

解释完毕的诸葛青一边举着手机,一边坐到了王也空出来的半边沙发上,笑眯眯的和网络外的收听者一起等待闹钟铃声响起。

“老王,起床了。老王,起床了。”

诸葛青的声音从手机里透了出来,带着点电子音特有的沙沙声。

王也猛地挣开了眼睛,转了一下看见坐在身旁的诸葛青,又把胳膊盖到了眼上,刚醒来的声音沉闷,说:“唉,老青,几点了?我睡了多久?”

“九点半。”

“啊,那还早,我再睡会儿。”

“晚上九点半。”

王也刷地把手臂放了下来,撑起身,瞪圆了眼:“什么?!我睡了一整天?我去,你怎么不叫我啊!”

“骗你的,今天还没过去呢。”诸葛青笑起来,“你就睡了不到一个小时,我用闹钟把你给弄醒了。”

“……”

王也看了他一会儿,一言不发的又躺了回去,顺带整了整头下的狐狸布偶。

“生气了?我这是在……”

诸葛青附身下去问他,王也看了他一眼,猝不及防地一把把他拉了过来,扯倒到了怀里,又侧身把他塞进了自己和沙发的夹缝中,单手搂着满目惊讶的诸葛青。

“在和我闹着玩儿,是吧?”王也的语气特别无奈,随手拍了拍诸葛青的背,“闹完了吗?闹完了睡觉。”

“你真不生气?”

“我要真次次跟你生气,我得每个月去医院检查一次肝功能。”

“我把你从睡梦中吵醒这么严重的事儿,你都能忍得住?了不得咯,王道长真是个伟人。”

王也听出味了,低头看向窝在他肘里的诸葛青,说:“听您这意思是故意要惹我生气了?您老无不无聊哇,真是……好吧,我生气了,你要怎么逗我开心呐?”

“这个嘛……等下,老王,等下!”

也不知道王也做了什么,只见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诸葛青挣扎地伸出一条胳膊,他的衬衣一角从裤子里漏出来了。

“你到底在干嘛?”王也品出了不对劲,“怎么突然拿手机……我操!”

“我在弄直播,碧莲发起的挑战,就是捉弄你看看你会不会生气。”

诸葛青把手机拿了过来,镜头把王也和诸葛青的脸放大,可以清晰的看见王也的表情从震惊到无语,然后搓了一把脸。

“你俩无不无聊啊,无不无聊啊……我真是,我……啧!”

诸葛青桀桀一笑,说:“朝全国观众打一声招呼啊他也哥。”

王也撇了一眼手机,干巴巴地露出一笑,然后夺过诸葛青的手机:“得得,王也我给各位拜个早年,都去睡觉吧,别陪着这坑货瞎闹腾了,浪费生命啊这是……”他的脸突然放大,应该是凑近了手机屏幕,“诶,老青,咋关啊这玩意儿?”

“关这干嘛,我还没录完呢。按左上角的那个小红叉。”

“怎么,你个生活主播想转型成色情主播,把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玩意儿播给全国观众?”

诸葛青愣住,接着他的冷白皮就被粉红色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染了全脸。

王也把手机弄到了自己的面前,屏幕里的诸葛青就剩了个蓝色的头顶。

“晚安嘞,各位!”

左上角的红色小叉叉被按住,直播结束了。

FIN

————

是的,老青就是在恃宠而骄

评论(32)
热度(4171)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